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lbigv的个人主页

貌胜潘安,勇压吕布,才比子建,谋挫孔明

 
 
 

日志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痛  

2012-08-31 16:41: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0823日,马跃在北京地铁2号线鼓楼大街站站台上掉落铁轨身亡。二年后的今时,马跃的母亲来到依旧为马跃保留着课桌、寝室与床铺的校园,手举着马跃的照片,与儿子的同班同学合照了大学本科毕业照。在孩子的寝室内,母亲将头埋在床架旁失声痛哭,在毕业照的镜头定格那一瞬间,妈妈的悲痛与孤独却也无法停留在相片里,余下的生命里,老师还会继续执鞭育人,照片上的孩子们会在这个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绽放着青春、追求梦想以及成熟,只有那个已然不存在年轻生命留下的记忆和伤痛伴随着母亲走完余生。

 

今年六月,因无钱缴纳4万元生二胎的罚款,陕西安康市镇坪县曾家镇妇女冯建梅被强制引产,七个月大胎儿,一个鲜活的生命在母亲的腹中被活生生的绞杀。杀人偿命自古如此,即便是没有正义的一场战争,胜利的一方总也斩杀一批敌对生命或者屠杀一片来宣泄获胜的快感,人文道德进化到今时今日,有一种假民族、国家乃至全人类利益的政治目的,制造了一台控制人欲的有史以来最高效最无情组织机器——“计生委”,横行九洲三十余年,它的初衷,是几个学术精英和政治官僚根据人均可耕地的粮食产量与人口生育数量的数学计算后,得出若干年后人多粥少吃不饱而资源不够分日子过不好。母体的子宫乃造物主最神奇的杰作亦是生命延续的最基本,生儿育女是人之天命,是自然万物存在之根本使命,当手握生杀大权的武装政客和学术官僚美轮美奂的提出计划生育的口号时,人定胜天的狂热极端开始在五千年文明悠然延续的这片土地上恣意妄为,“计划生育,多少罪恶假汝之号而行。”三十年已降,计生的恶果已成事实,可悲的是这台机器依旧在高效有序的运转,而且与时俱进,充分结合了当下反腐倡廉的各项进化成果,它每一次出现还是那样的义正言辞,披着国家利益、民族大义的外衣,高高跃起,将人性、人权狠狠践踏在地,它的专政对象是那么的软弱——挺着大肚子的孕妇和腹中未曾呼吸过这尘世一丝气息的胎儿!

 

那个药家鑫已经被法律严惩了,不论这部法律是多么的千疮百孔,这一次的审判是公正的,可怜的是药家鑫的刹那间的变态留下两个破碎的家庭,更可悲的是争先恐后挤进这个事件来扮演正义、邪恶、冷血、旁观的各路媒体、专家,我们的享受着国家厅级、处级待遇的高知识分子在鱼刺燕窝过剩的卡路里滋养下,突破性的发现了心态被迫状态下的弹钢琴的手指与杀人利器与激情与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之间的因果辩证关系。逝者已逝,若尘归于尘,一切喧嚣沉寂后,生命至多也是在无奈中继续,但不知是谁的不甘心在时至今日依旧忘我的在公众贪婪的窥私癖、施虐癖、嗜血癖以及唯恐天下不乱的病态心理下手舞足蹈的上演着后遗症,谁还会想起失去了妈妈的孩子和失去了孩子的妈妈?

 

617日,临沂香榭丽都小区内,王女士被迎面来的汽车撞伤,四岁的女儿飞出几米外不治身亡,王女士进了重症监护室,至今昏迷,肇事的张女士忽然在现场呈现出精神病的症兆,可怜的小女孩,一瞬间与疼爱她的家人阴阳相隔了。对于受害者,这无疑是一场飞来横祸,一个可爱的漂亮的花儿就这么凋谢了,妻子躺在重症房生死未卜,刚刚为自己祝贺了节日的小女儿惨死在汽车的撞击下,对于一个父亲那是一种怎样的撕心裂肺的痛苦啊!张女与被撞的王女士母女无冤无仇,只是发泄私愤而已,奈何一定要将无辜的生命摧残?

社会明明在进步,科技文明创造的硕果在近代一百余年时间内爆炸性的增长,可叹人文精神依旧在古典文化的推敲中徘徊,蒸汽机改变了我们对自然资源贪婪渴求的动力依赖,于是一百余年里,我们杀了数倍于此前十个世纪屠戮的生命总和。祖先在战乱、灾害的夹缝间小心翼翼的遗留给我们的那一点仅存的人文财富,在蒸汽机、内燃机、涡轮、电脑、核动力的巨大引擎推动下,我们狂魔乱舞般的挥霍着,睡醒的时候,我们都知道生活需要节制,但在接下来的一天中,温柔的余波被马达、喊叫、冷漠、挑衅和莫名其妙的异样笑容砸碎,歇斯底里布满了心头,绷紧的神经将我们拖曳在扭曲的轨迹间。

 

天地间人海茫茫,多少冤魂在飘零?人潮涌动中,那真不知是命运弄人还是此生注定的意外等待着下一个伤悲的降临。

 

在我一生中平常的每一天里,总有让我猛然间兴起的事情,我绝不是一个悲观主义者,更不想完全蜕变为进化论中的物种。是的,我没有宗教信仰,尽管我曾经为了平安、财富而无比虔诚的匍匐在菩萨面前;在突如其来的状况下会默念着圣经且在胸前划着十字。我和我饲养的乌龟一样,不愿意自己的生存受摆布,当我在现实的社会和当下的体制边缘挣扎时,就如我的乌龟在我特意为它们准备的玻璃缸里不甘的游动着。权利、财富、支配的欲望与驾驭的快感,人的存在总是映衬在自相矛盾的背景里。

 

  评论这张
 
阅读(2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